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治好青春痘
治好青春痘

治好青春痘





  自从上初中以后我脸上开始长「粉刺」,班里有同学脸上也长出「粉刺」,我们互相叫长「青春痘」,这是进入成年的标志。


  但我越长越多,到了上高中时脸上已经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同学们给我起绰号叫青春痘种植专业户。我去了市里所有大医院,用了很多药都没有效果。同学开玩笑说我最好找警察,因为一脸疙瘩太吓人影响社会治安。


  看着自己满脸的疙瘩没有办法,同学们都笑话我冷落我,使我思想负担越来越重。


  一天下午下第二节课老师开会,让我们提前放学。


  我到新华书店三楼卖医学书籍的地方,想找找治疗青春痘的新书,可还是过去那几本老书,上边的治疗方法我都用过毫无效果。


  出了书店往家走,路过一所医院,医院里走廊空荡荡的,我挂完号来到皮肤科,屋里坐着两位医生在闲谈。已经来过几次医生和我都认识,看着我的脸他也很为难,开完处方交给我说:「用这几种药治一段,看看怎样。」我走出屋站在门外看处方写的药名,这几种药都用过,我生气地把处方揉成一团扔到墙角,这时听见屋里一位医生说:「这小伙子别看一脸粉刺,只要结了婚用不了几天都能下去」。


  在回家路上想着医生说的话,我完全清楚他的含义,也就是说通过性生活可以治疗青春痘,不妨试试。


  想到性交我首先想到妈妈,妈妈是一家工厂卫生所的护士,爸爸在铁路工程局工作,常年在外地建铁路,很少回家。


  我是独生子,从小妈妈就很娇惯我,我也非常喜欢她,我们之间无话不说,自从我懂得男女之间这些事以后,就经常幻想和妈妈做爱,为了治疗青春痘想办法把幻想变为现实,我边走边想着如何实施我的计划。


  到家里妈妈正在厨房做晚饭,我开始写作业。吃晚饭时我跟妈妈说:「我放学后又上医院去了。」妈妈问:「拿药没?」


  我说:「还是过去的老药都用过,不好使没拿。不过我出来后在门外听屋里医生唠嗑说有一个办法能治。」妈妈又问:「什么办法?」


  我把医生说的话告诉她并问她这个方法行不行,妈妈想了一会说:「可能有点道理,这跟你一个小孩有什么关系,赶快吃饭把作业抓紧时间写完。」晚上写完作业洗完澡,看见妈妈穿着睡衣座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靠着妈妈座下,妈妈转过身仔细看着我的脸,我说:「你还学过医连你儿子的病都治不了!」妈妈为难地说:「妈妈是护士也不是医生」。


  唠了一会我把话又转到下午医生说的话上,我说:「脸上长青春痘就是成年人了,我什么都懂,既然医生说的有道理,不妨试试。」妈妈说:「你才多大,千万不要在外边胡来,明天还得上学早点睡觉吧。」我拽着妈妈的胳膊说:「我要跟妈妈在一起睡。」妈妈说:「你都多大了还跟妈妈在一起睡。」


  我知道只要我坚持她一定会同意,妈妈最后还是答应了。


  躺在床上搂着妈妈的胳膊很快就睡着了。


  此后我每天都和妈妈睡在一起。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睡觉时,我搂着妈妈躺在床上,妈妈问我:「为什么要和妈妈在一起睡?」我说:「想要妈妈象那天医生说的那样帮我治青春痘。」妈妈当然知道我说的意思,她说:「我们是母子,这样做是乱伦。」我说:「我不管,我早就想和妈妈做爱,只要外人不知道就没事。」我用手隔着睡衣摸着她的乳房,过了一会我突然把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抓住她的乳房,她按住我的手说:「不要这样。」但我一直拿着不放,过了一会她的手慢慢松开,我摸着柔软的乳房,一会又往下摸她的肚子,她没有拒绝,再以后的几天里我晚上都是摸着妈妈的乳房睡觉。


  一天晚上我摸着她的小肚子,用手指轻轻挑起她的裤衩带,迅速把手伸向她的阴部,妈妈马上拽住我的手,双腿紧紧夹住不让我的手伸下去,但我的手已经按在她的浓密的阴毛上,妈妈劝我不要这样,我仍然坚持着,她转过身背向我。


  我紧紧抱住她,胀起的大鸡巴从裤衩下伸出来,紧紧顶在妈妈的屁股上,很快坚持不住精液射在她的衬裤上,妈妈无奈地把衬裤脱下来,我把裤衩脱下把鸡巴上精液擦净,光着身子抱着妈妈把腿缠在她光滑的腿上睡着了。


  半夜醒来我顶在妈妈身上的鸡巴又硬起来,我揉搓她的乳房,一会又爬在她的身上吸吮着她的乳头,很快听见妈妈小声呻吟身体也在动着,我把手伸进她的阴部,这回她没有阻止我,手指慢慢伸进她的阴道里,里边湿湿的,又用手揉搓她的阴部,我已经感觉到她自己脱下裤衩,我亲着她的嘴,大鸡巴已经顶在她的阴部,很快我感觉到她抓住我的大鸡巴送进她的阴道,阴道里紧紧的滑滑的,我大力抽动着大约十几分钟,她叫声越来越大全身颤抖痉挛,阴道壁也在跳动,真没想到妈妈反应如此大,很快我也忍不住精液全部射进她的阴道里。


  一会她逐渐松弛下来,叫声变小,我俩搂抱在一起嘴吻在一起很长时间,妈妈最后说:「好了,到卫生间去洗洗。」在以后的日子里除了月经期我几乎天天都要干妈妈,几个月后奇迹发生了,我脸上的青春痘逐渐减少,最后完全消失。但我和妈妈的「性」福生活仍在继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