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公公的精液
公公的精液

公公的精液

燕燕 -98/ 02/ 0220:35:46年龄:昭和44年生28岁告白:我通过公公(骏,67岁)的性调教才开掘出真正的女性身体。


  公公虽然不能像年轻男人那样一晚上射好几次,但却会用费时的巧妙舌技,从我的手指尖舔到脚趾尖。这期间我会无数次流着喜极的泪水攀上快乐的巅峰,等到公公的舌头到达我的小穴时,那儿早已湿得一蹋糊涂了。


  而且,手上的技巧也相当高明。


  公公用这种手技抚遍我的全身。这种感受加上抓揉我乳头和肉豆的指技,还有在我小穴里按转、搅拌的技巧,所有这些都使我完全成为公公的俘虏,就连逃脱的念头也起不了。


  更且,公公那好像按照我肉洞的形状削制出来的肉根,总是好像永不会停歇似地在我里面狂烈转动,每次都把我导入快乐的天堂。我从公公那儿学到了什么是女人真正的喜悦,作为一个女人又是多么地幸运,还有,自从成为公公的性妻后,也感受到能够侍奉男人实在是太幸福了(病毒有注:有没有搞错啊?这是女人写的吗。


  公公还教给我色情浴场里的技术。现在他也称讚我吞吐做得又快又好,比起泡沫女郎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改行真地去做泡沫女郎,也一定是个红牌。


  现在,我正是被公公脱光了衣服,一边被他抚摸着乳房和小穴,一边用电脑写着这篇文章。


  但是,马上就要忍不住了。


  孩子也已睡去了,丈夫又回来很晚,因此,我的不舔一舔公公的肉棒,不让它刺进我淫荡的小穴就无法平息下来的熟透的身体和那条迸裂的耻缝,都燃起熊熊的火炎。


  我成了把我变成如此好色女人的公公的肉欲奴隶。说起来,我可还是以处女之身迎来和丈夫的新婚初夜的。那以后在性方面也相当淡漠,连高潮的滋味也不知道。


  这是由我的第二个男人——公公所调教开发出来的。


  现在,比我自己父亲年纪还大上一圈的公公正把硬直的肉棒压在我赤裸的背上,催促我快一点到床上去,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已经,连坐着的椅子也被滴流下来的爱液弄湿了。


  好,那么,马上就要在热情的肉欲战中流汗了。


  燕燕 -98/ 02/ 0411:59:25年龄:28岁告白:现在,燕燕骑跨在坐在椅子上的公公的大腿上,让他淫水灼热的肉茎刺插着小穴的同时,一边打着电脑。公公的手,在燕燕的乳房和小穴上揉着捏着。


  我想要移动一下屁股,以便集中精力打电脑,但公公不准许。「就是要看你现在的这副样子。」他这样对我说,一边还用手指更激烈地在我泛滥的溪流中翻腾。


  翻涌出来的蜜汁啪哒啪哒地滴落到公公腿上。


  我正吐着粗乱的气息,忍耐着不能尽情扭动腰部的焦躁而写着这篇告白书。


  啊…,公公现在把拇指和食指伸到我那里,捏住我敏感的豆子,又拉又揉。


  我好像已经不行了。


  虽然不是母子相奸,我的这次翁媳相奸的告白就到此为止了。


  (病毒有注:此文原发表在某母子相奸网页,故出此语)幸好儿子正在睡觉。连午饭也顾不上吃,燕燕现在就和公公一起要飞向快乐的天堂。


  燕燕 -98/ 02/ 0414:50:14年龄:28岁告白:燕燕现在,刚从被公公带引到的白日梦境中回过神来,带着轻飘飘的身体走向电脑。但是,这是完全得到满足的幸福的身心。


  燕燕现在的姿势,是正把手纸夹在赤裸的双股间,这是因为公公刚才射出的精液还在往外流。


  公公和燕燕刚刚经历了互相舔弄,互相吸吮,上体位,下体位,前体位,后体位,侧身位等一系列漫长的肉弹战,最后是用正常位接受了公公精液的灌溉。


  我抱住身上软瘫下来的男体,两个人一起一动不动地抱在一起有三十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我从用掉全身的精力把我送上高潮的男人身体的重量,充分感受到被公公徵服的喜悦和作为一个女人的幸运。当趴在我身上的公公睁开眼睛,我和平常一样,毕恭毕敬地感谢他给了我如此巨大的快感。这是发自我真心的,因为公公给了我如此的肉欲陶醉。


  然后,让本来骑在我身上的公公躺到我下面,把他那被他自己的精液和我的粘液弄得光滑湿润的肉棒含住,舔得一干二净。这是使我进入恍惚的仙境的,丽南最重要的阴茎先生。


  公公也说,自从有了我后,他好像是变年轻了。


  啊,现在公公又在叫我和他一起去边洗澡边戏耍了,今天的告白就到这里了。


  。燕燕 -98/ 02/ 0520:39:15年龄:28岁告白:我曾经告诉大家我是专职主妇,但其实我是一个小学教师。


  昨天因为儿子发烧,所以没去上班。但公公却不管他孙子的病情,从白天起就把他的大肉针注射进我的股间。感到彷彿一直捅到了脑顶的肉棒,在我里面左沖右突,盘桓旋转。从肉穴里,爱液变成白色的汽泡冒出来滴落,不断发出淫靡的蚩噗蚩噗的声音。


  进行到半当中,公公抱起我丰满的屁股,从背后又插了进去。


  我的屁股和公公的下腹部撞击的声音,听起来更是淫猥,把我引向空中的浮游世界。


  在开着暖气的隆冬的房间里,公公和我一起淌着汗,摇着上下挺动的我的身体的同时,猛烈地插着我的小穴。


  正和丈夫商量,计划要生第二个孩子的我,对和丈夫同样血型的公公也毫不采取避孕措施,就让他尽情地在我体内发射。


  虽然是这样淫乱的妻子,但对家务和学校里老师的工作却一点也没有放松过。


  自己说出来也许不算什么,但我的确是在学生,同僚的老师,家长中都颇有好评的。


  在家里,也一直小心地作出好妻子,好母亲的样子。而且,公公还称讚我是世界上最孝顺的儿媳。


  我当然是的。这以后,我也要用我作为女人的全部,对把我带向白昼梦境界的公公一直孝敬下去。


  外面好像有丈夫车子回来的声音,今晚就先告辞了。